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.

.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关于我

本博为百科宝库(珍藏精文2万余篇)。温馨提示: (一)有博友2万8千多位,敬请朋友在理睬头像下加理睬为博友。 (二)百度一下理睬博客可进入本博。 (三)首页中部有理睬其它空间入点,朋友们可点相应的空间、博客进入。

网易考拉推荐

斯大林逼蒋介石承认外蒙古“独立”的前前后后  

2014-03-31 08:46:05|  分类: 【真相辟谣】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 

网站首页 更多文章 精彩图册 加为好友 问题咨询

 

      点此加理睬为博友http://lxc66188.blog.163.com/profile/

      点此加理睬为QQ好友http://wp.qq.com/email/stop/email_stop.html?qq=992133739&sig=36b2dee86fb9d1b

斯大林逼蒋介石承认外蒙古“独立”的前前后后 - 理睬 - .

        提要:杜鲁门总统在回忆录中写道:俄国参加战争,“大半取决于斯大林和中国外交部长宋子文间协商的结果”。

  在谈判桌上,斯大林摆出了一副盛气凌人的架势,且表情粗鲁。他以主宰一切的口气说:“中国必须承认外蒙古独立,除此之外,别无选择。”


  宋子文也不肯示弱,毫不含糊地表达了中国的立场,他说:“中国政府不能宣布放弃它的一部分领土,否则它在中国人民心中的地位将会发生动摇。”


  蒋介石很清楚,斯大林以中国承认外蒙古独立作为苏联出兵的政治条件。


  杜鲁门总统在回忆录中写道:俄国参加战争,“大半取决于斯大林和中国外交部长宋子文间协商的结果”。


  看来,中苏之间的谈判,对美国有重大的利害关系。所以,华盛顿对谈判极为关注。杜鲁门总统叮嘱美国驻苏大使哈里曼,要随时向他报告“关于蒋在莫斯科举行的会议进展情况”。


  实际上,华盛顿直接插手了重庆同莫斯科的谈判。6月15日,杜鲁门致电斯大林:“宋子文今日动身经重庆赴莫斯科,他将于7月1日前到达莫斯科,就苏中协定进行具体讨论。”


  此前,蒋介石和杜鲁门就中苏谈判问题进行了多次磋商。三巨头在雅尔塔会晤时,蒋介石听到了一些风言风语,连忙指令中国驻美大使魏道明打探会议内容。


  罗斯福从雅尔塔回到华盛顿后,魏道明就紧紧盯着他,向罗斯福询问雅尔塔的情况。3月12日,罗斯福会见了魏道明,向他透露:在雅尔塔会议上,斯大林对远东问题提出了三点要求:维持外蒙古现状;中东铁路由中苏共管;苏联要在大连及其附近地区取得一个不冻港。但是,罗斯福闭口不提协定一事。


  杜鲁门上台后,仍然对《雅尔塔协定》守口如瓶。5月10日,赫尔利从重庆致电杜鲁门,建议他同斯大林通气后,将协定的全部内容告诉蒋介石。但是,杜鲁门很快否定了赫尔利的建议,并对赫尔利说:“目前由你来向中国政府提供任何消息,都是不适宜的。”


  6月9日,杜鲁门在白宫会见了宋子文,亲自向他通报了《雅尔塔协定》的内容。杜鲁门显然知道,这个协定严重损害了中国的利益,但是,他仍然说:“一旦苏联参加对日作战,那么美国政府对于《雅尔塔协定》不能不给予支持。”


  宋子文听后感到非常震惊,当场作出了强烈反应。他说:“中国政府绝对不会同意苏联按照雅尔塔协定的规定,在东北行使这种控制权。”


  但是,杜鲁门不露声色。同意也好,不同意也罢,中国说了都不算数,最终还得看他杜鲁门和斯大林的脸色。


  6月,素有火炉之称的重庆,已经进入烈日炎炎的夏天了。月初,苏联新任驻华大使彼得罗夫到达重庆。


  第二天,蒋介石在官邸会见了彼得罗夫,正式向他提议举行中苏会谈。“联俄,这是孙中山先生早就定了的。苏联参加对日作战,这很好,我们欢迎。不过,苏联对中国应该采取明智的态度,这样一来,中苏合作就有了基础。”


  “那是!那是!”彼得罗夫连声附和。


  蒋介石向彼得罗夫保证:“如果苏联出兵东北,帮助中国恢复满洲铁路,中国愿意为苏联提供满洲铁路和商业港口的使用权,还可以共同使用那里的空军基地。”


  几天后,彼得罗夫向蒋介石提出了中苏在谈判中需要解决的有关问题:大连、旅顺;满洲铁路;外蒙古;千岛群岛和库页岛等。彼得罗夫告诉蒋介石,中国只有同意解决上述问题,苏联才会同中国谈判,签订友好条约。


  6月17日,宋子文从旧金山回到重庆。见到蒋介石后,宋子文报告了他同杜鲁门的会谈情况。宋子文气愤地说:“杜鲁门只向我透露了《雅尔塔协定》的内容,除此以外,什么也没说。”


  听了宋子文的话,蒋介石说道:“看来,不能指望美国人了,我打算派你到莫斯科去,同斯大林签订一项条约。”


  6月30日下午3时,宋子文携带蒋介石写给斯大林的亲笔信,与外交部副部长胡世泽、满洲事务专家沈鸿烈、钱昌照、蒋经国、张福运、卜道明、刘泽荣,乘坐一架美国飞机从重庆飞抵莫斯科。在机场,宋子文一行受到莫洛托夫、彼得罗夫以及其他部长的热烈欢迎。


  当天晚上6时30分,双方举行了初步会谈。这是一次简短的会谈,整个谈话只用了15分钟时间。苏方参加会谈的有:斯大林、莫洛托夫、副外交人民委员洛索夫斯基、彼得罗夫和翻译巴甫洛夫。中方参加会谈的有:宋子文、蒋经国、胡世泽、中国驻苏大使傅秉章。


  宋子文向斯大林递交了蒋介石的亲笔信,并表示:“孙中山先生留下遗嘱,中国革命欲要成功,必须联合苏联共同奋斗。因此,我希望会谈能为中苏之间建立友好、紧密和长期的合作关系打下基础。”


  斯大林回答说:“从前沙俄政府企图瓜分中国,现在,在俄国掌权的是尊重中国领土完整和主权的新人。我相信,双方一定能够互相理解,达成一致。”


  根据斯大林的习惯,谈判大都安排在晚上进行。7月2日,莫斯科时间晚上8时,中苏双方举行第二次会谈。


  会议大厅里,灯火通明,显得威严而又肃穆。双方代表陆续进场,大家就座后,斯大林却站了起来,他今晚的态度并不友好,摆开一副盛气凌人的架势,且表情粗鲁。


  斯大林把厚厚一叠文件往宋子文面前一推,“你知道这个吗?如果你看过,就请发表自己的意见,但要在罗斯福总统签字的文件基础上进行。”


  宋子文低头扫了一下文件,原来是《雅尔塔协定》。上面,斯大林、罗斯福和丘吉尔的签字清晰可见。


  “当然知道,杜鲁门总统告诉过我,赫尔利先生已于6月15日将协定全文转交给了蒋总统。我这次到莫斯科来,准备就这些问题进行讨论。”


  说完后,身为四大国之一的外交部长,宋子文似乎料到了斯大林会来这么一手,也就毫不客气地拿出5月28日斯大林与美国总统特别顾问霍普金斯会谈的备忘录,交给斯大林,不卑不亢地说道:“这份备忘录是杜鲁门总统亲自交给中国政府的。”


  原来,杜鲁门派霍普金斯于5月26日到莫斯科同斯大林进行会谈,双方达成协定:宋子文将于7月到达莫斯科,由苏联政府直接将《雅尔塔协定》的内容告诉宋子文;然后,赫尔利在重庆将协定内容正式通知蒋介石。


  斯大林没料到宋子文也敢来这一手,便摆出一副主宰一切的架势说:“那好,我们现在就开始讨论吧。”


  宋子文禀照蒋介石的旨意,首先回避外蒙古问题:“6月12日蒋总统已经同彼得罗夫大使谈过,现在不能解决外蒙古问题。我想,我们应该把这个问题暂时搁置起来。”


  斯大林一听就火了,立即反驳宋子文,以十分坚定的口气说:“中国必须承认外蒙古独立,除此之外,别无选择。”


  宋子文见斯大林的态度如此强硬,顿感这是一道坏菜。但他还是硬着头皮,将嘴里的话说了出来:“中国任何政府如果丧失土地完整,必为国人不谅。”


  “苏联政府不能接受你们的意见。否则,一旦敌国从外蒙古进攻西伯利亚,比如日本打算这么做,那么苏联远东的利益就会陷入严重的孤立状态。日本是一个富有侵略性的国家,即使日本现在战败了,又有谁能保证它不像第一次世界大战后的德国那样,经过10年、15年东山再起?”


  斯大林边说,眼睛边盯着宋子文,想从他的脸上找到答案。也许就在这一刹那间,斯大林从宋子文的表情上捕捉到了什么。见宋子文没有马上表态,斯大林继续往下说:“所以,苏联必须保卫外蒙古。这不仅对外蒙古有利,而且对中国也有利。”


  宋子文也不肯示弱,毫不含糊地表达了中国的立场,他说:“中国政府不能宣布放弃它的一部分领土,否则它在中国人民心中的地位将会发生动摇。”


  接着,斯大林又振振有词地说了一大通,甚至使出杀手锏:“中国是否承认外蒙古独立,这显然关系到苏联在满洲和中共问题上是否接受中国的要求。”斯大林的用意很明确,如果重庆不同意外蒙古独立,苏联就不会出兵东北,帮助中国消灭日本关东军。


  可是,宋子文根本不理会斯大林这一套。他说:“我本人无权决定这个问题,在得到中国政府的指示之前,我不能同意。”


  7月3日,宋子文将第二次会谈情况电告了蒋介石。接到电报后,蒋介石急忙从西安飞回重庆。宋子文在电报中提出解决外蒙古问题的三条方案:“第一,同苏联签订条约,在结盟期间,允许其在外蒙古驻军;第二,外蒙古实行高度自治,并允许苏联驻军;第三,外蒙古军事、内政和外交自主,但与苏联各苏维埃加盟共和国及英自治领地的性质不同。”


  蒋介石很清楚,斯大林以中国承认外蒙古独立作为苏联出兵的政治条件。况且,斯大林还说过,苏联可能不支持中国共产党。想到这里,蒋介石毫不犹豫地给宋子文发去一封电报。


  7月4日,美国新任国务卿贝尔纳斯奉杜鲁门之命电告哈里曼,让他非正式地转告宋子文:就美国方面而言,《雅尔塔协定》中关于外蒙古地位所用字句的解释,未经任何讨论。电报还说:美国对外蒙古现状的理解是,“虽然在法律上外蒙古的主权至今属于中国,但事实上这个主权未被行使。”两天后,华盛顿告诉莫斯科和重庆,美国政府作为《雅尔塔协定》的一方,它希望在中苏之间达成最后协议之前,有提出意见的机会。


  7月7日晚11时,双方举行第三次会谈。斯大林一开口就直入主题:“如果外蒙古问题得不到解决,也就不可能讨论中苏条约的问题。”


  宋子文依据《雅尔塔协定》关于“外蒙古之现状,应加以保存”的字句,对维持现状作了与斯大林截然相反的解释,并说道:“中国不能承认外蒙古独立。”宋子文几乎是在哀求斯大林:“如果一个中国政府承认外蒙古独立,没有不垮台的。”


  可是,斯大林管不了这么多,大声嚷道:“我们绝不能同意。苏联政府出兵参战,自然是为了拯救苦难的中国人民。但我们决不能白干,是要报酬的!”


  对此,宋子文仍然以尚未接到中国政府的意见、本人无权决定为托辞,没有答应。


  “你不能作主,那你来干什么?”斯大林一脸的不高兴。


  面对斯大林咄咄逼人的气势,宋子文只好以试探性的口气说:“我们代表团的意见是让外蒙古实行高度自治……”


  斯大林立即打断宋子文的话,问道:“什么叫高度自治?”


  “军事、内政和外交权归外蒙古,苏联政府可以派军队去。”宋子文小心翼翼地向斯大林解释说。


  斯大林要得到的并不是外蒙古的高度自治,他接着提出了四个协定草案:一、中东铁路和南满铁路的协定;二、旅顺口和大连的协定;三、中苏和平友好协定;四、外蒙古独立的声明。


  宋子文看了这些草案后,不敢接受,当场就退还给莫洛托夫。不料,莫洛托夫的语气也很强硬,满脸怒容地对宋子文说:“你最好把它们收下。”


  鉴于宋子文当晚的态度,斯大林意识到再僵持下去已毫无意义,但在临近结束的时候,他还忘不了说一句威胁的话:“既然如此,那么我们将什么也谈不成!”


  第二天,蒋经国以其父的“非正式代表”身份去找斯大林讲理。蒋经国当时任三青团干部学校的教育长,他长期在苏联留学,熟悉苏联的情况。在留苏期间,蒋经国还娶了个苏联姑娘为妻,后来取中国名字叫蒋方良。斯大林对他们很关心,还送给蒋经国儿子蒋孝文一支俄国造的步枪。


  有了这样一层关系,蒋经国满以为斯大林会给他一点面子。不出所料,见面后,斯大林果然很客气,询问了他们一家人的情况,蒋经国一一作答。


  一阵寒暄之后,蒋经国怀着一腔热血向斯大林叙述道:“您应当理解,中国七年抗战,为的就是要收回失地。现在,日本人还没有赶走,东北、台湾尚未收回,大片国土还在侵略者手里,如果再将这一大块土地割让出去,岂不违背了抗战之本意吗?”


  蒋经国说的句句有理,可是,斯大林根本不吃这一套,脸上露出一丝令人难以捉摸的笑容。蒋经国觉得很不自在,仿佛斯大林在讥笑他无知。


  “你必须明白,今天是你们需要我们的援助,不是我们需要你们的援助。”斯大林俨然一副救世主的姿态。


  苏联需要外蒙古独立,是出于军事上的考虑。对此,斯大林毫不掩饰地说:“假如一支军队从外蒙古进攻苏联,拦腰切断西伯利亚铁路,那么,苏联就完了。”


  蒋经国听不明白斯大林的意思,日本眼看就要完蛋了,它显然已没有能力进攻苏联。难道斯大林说中国?想到这儿,蒋经国身上冒出一股冷汗来。“你是指哪个国家的军队?”蒋经国不解地问道。“除了中国和日本,难道就没有别的国家?”


  “你说的是美国吗?”


  斯大林会意地点点头。


  之后,蒋经国又同彼得罗夫举行了会谈。作为驻重庆的大使,彼得罗夫明知蒋介石不会承认外蒙古独立,所以他说:“外蒙古实际上是一个独立的国家,中国接受苏联政府提出的声明,只不过是承认既成事实而已。”


  听了彼得罗夫的话,蒋经国叹了一口气,“要是没有外蒙古问题,那就好办了。”


  彼得罗夫看了蒋经国一眼,提醒说:“如果中国代表团不声明外蒙古独立,谈判就难以走出死胡同。”


  在中国代表团驻地,宋子文急得团团转。谈判在外蒙古问题上卡住了,斯大林一点也没有松口的迹象,这如何是好!情急之中,宋子文搬出了美国驻苏联大使哈里曼,请他征询美国政府的意见。


  尽管美国提出要在中苏达成协议前发表意见,但实际上,华盛顿同时又宣称:美国在莫斯科的讨论中“不愿对《雅尔塔协定》中的任何一点充任解释者。”看来,宋子文的最后一线希望也落空了。


  正当宋子文处于山穷水尽的时候,蒋介石的电报到了莫斯科。


  7月9日,双方举行第四次会谈。由于斯大林的强硬态度,加之美国不愿干涉,蒋介石只好妥协。在同幕僚们长时间商谈后,蒋介石发了上述电报。至此,外蒙古问题才有了突破。


  会谈中,宋子文公布了蒋介石的电报:“中国政府今愿以最大牺牲与诚意,寻求中苏关系根本之解决,扫除今后一切可能之纠纷与不快,藉获两国彻底之合作,以完成孙中山总理生前与苏联合作之遗志。中国最大之需要为求领土主权行政之完整,与国内真正之统一,于此有三项问题切盼苏联政府予以充分之同情与援助,并且给以具体而有决心之答复。”


  蒋介石所说的三个问题是:第一,保证东北领土主权及行政之完整。中国准备和苏联共同使用旅顺港,大连港辟为自由港,期限均为20年。但旅顺的管辖权属于中国,以期中国在东北之主权行政真正能够完整。中东南路干线由中苏共管,利润均分。铁路所有权归中国,铁路支线及铁路本身以外的事业,均不包括在共同经营范围之内,期限均为20年。


  第二,阿尔泰山脉原属于新疆,应仍为新疆之一部。


  第三,中国共产党有单独的军事及行政组织,以至军令政令未能完全统一,深盼苏联只对中央政府予以所有精神上与物质上的援助,苏联政府对中国之一切援助,应以中央政府为限。


  电报还说,外蒙古问题系中苏两国关系的症结所在,为了中苏共同利益与永久和平计,中国政府愿在击败日本及上述各项由苏联政府接受后,同意外蒙古独立。


  为了避免将来发生纠纷,蒋介石想出一招,在电报中告诉宋子文,可以采取投票的方式,在投票结束后,他将宣布外蒙古独立。

  既然蒋介石在外蒙古问题上作了重大让步,斯大林也就同意在其他问题上作些承诺。(摘自《苏联出兵东北始末》,人民出版社出版汪宇燕何明编著)

-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
http://lxc66188.blog.163.com/blog/static/

 
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1635)| 评论(5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